UV光解废气处理设备

新闻资讯

联系方式

广州市绿森环保设备有限公司

电  话: 13535411139

地  址:广州市番禺区沙湾镇龙古路12号  绿森环保

Email:liao@gdlusen.com

网  址:www.gzlvsen.cn
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新闻资讯 > 业界资讯
业界资讯

如果不是雾霾在北京,环保不会这么深刻!

不言而喻,中国现在的环境气候,适合讲环保。大家都能感同身受。毕竟每个人都渴望长寿。尤其是当污染波及到握有话语权的城里人的时候。


环保议题显得高端大气上档次,一言以概之,政治很正确。如果环保主义者指责你开车耗油,指责你用塑料袋,指责你穿皮草,你很难组织语言反驳他们。那会显得你自私。


我们对环保的无限推崇还会进行很多年,因为我们的大规模污染才刚刚开始。经济要发展,就会有污染。


“中国这么大的国家,不可能靠旅游业作为支柱,而发展工业,不可能没有污染。像西方国家一样先污染后治理,其实是很理想的局面。”“官方常提到一句口号是——中国决不能走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。在我看来,这句很正确的提法,仅从经济发展角度而言就颇费思量,真正糟糕的情形只是只污染不治理。”


环保主义者很忙,啥啥都担心,担心空气,担心自来水,担心土壤,担心农药,担心杀虫剂、食品添加剂、致癌物质,担心辐射气体,担心石棉,担心濒临灭绝的物种。


没有人阻止得了这种无孔不入式的担心。但我们仍不免想问:有限的精力,为什么要去优先处理实际上不是问题的问题?那些被选择性忽略的,与环境比,是否更不值得关心?贫富差距,看病贵上学贵买房贵,就业难维权难,社会保障滞后,有待反腐倡廉,有待道德完善……


他们忙忙碌碌的样子,我们心疼,我们欣慰,我们感激……但不亲近。想了解是怎么个不亲近法吗?



我们太自大了,太自以为是了,人人都想要救点啥东西——救救那些树吧,救救那些蜜蜂吧,救救那些鲸鱼吧,救救那些蜗牛吧!而其中最自大的,是想要拯救地球?疯了么?我们连互相帮助都做不到呢!最让我来气的,是那些明星们。吸毒被曝光,为了恢复形象,就假惺惺地随便找个森林救一救。他们才不在乎物种的死活呢,知道他们关心的是什么吗?一个干净的、适合他们自己生活的环境;他们担心的是将来可能某一天,他们自己有可能会生活不便。我最不耻这种狭隘的、无知的、自私的良心犯们。


这颗星球已经45亿岁了!我们人类才多少年?十万年?也许。二十万年?最多了!而我们从事工业发展也只有仅仅200多年。一个200多年,一个45亿年,我们竟然自大到认为人类对地球是个威胁?我们的行为会危害到这颗绕着太阳旋转的美丽蓝色星球?地球经历过的灾难可比我们多得多!经历过地震、火山爆发、地质重构、板块漂移、太阳黑子、太阳耀斑、磁暴、磁极反转,千百年来遭遇了无数彗星、小行星、陨石的撞击,还有各种沙尘暴和风蚀,宇宙辐射、超级火灾、超级洪涝,冰川结了化,化了结。而我们觉得几个破易拉罐和塑料袋就能让地球完蛋?


去问问那些火山灰凝固住的庞贝人“地球咋样?”去问问那些古墨西哥人、古亚美尼亚人,他们被数百吨的火山碎石掩埋——如果你还认为我们对地球是个威胁。


地球本身就是一个会不断自我修复的系统。地球会存在很久很久——即使在人类灭绝以后也会继续存在很久很久。”



环保主义者还有一面旗帜是,我们的所作所为(比如尽量不要砍树),不是为了我们自己,而是造福子孙后代。我们有什么理由一定认为,后代子孙宁肯要一大片森林,而不想保留我们建造的木建筑呢?你是想要明朝的故宫,还是想要明朝就有的一片树林?


经济学家史蒂文.兰兹伯格认为,“人从幼儿园就学到的天真的环保观念,其实是一种强迫灌输的信仰,集神化、迷信以及仪式主义于一身,与许多声名狼藉的教派颇为相似。”而且,根本经不起经济学的检验。


为什么我们一直觉得是常识的东西,连科学检验这一关都过不了?因为动太多脑子,会显得不合群。



经济学真相是,废纸回收在一定程度上,会打击那些想要扩大植林的造纸公司的积极性,导致森林面积的缩小。如果你希望这个世界上存在大片的森林,或许最好的办法要么是用纸尽可能的浪费,要么游说政府给伐木业进行补贴。


他们教我们“不要乱丢纸杯,有些用水冲干净还可以再用”……


真相是,时间也是很珍贵的资源,有时浪费了一些纸杯却节约下时间是值得的。


他们教我们“要充分利用公共交通系统,因为这样可以节约能源”……


真实感受是,有时牺牲一些能源来换私家车的舒适,是值得的。


他们教我们“废纸应该回收再利用,避免林地变成垃圾填埋场”……


看最终损益比,牺牲一些树木,省得还要分类垃圾的麻烦,也许是赚的。


他们教我们“不能留给子孙一个贫瘠的地球”……


事实上,子孙后代会比我们有钱的多!只要没有世界大战,经济都是加速发展的。他们根本不会把我们留下的一点可怜兮兮的财产放在眼里。与其攒钱,不如多传承精神。


环保主义者对追求科学本身并没多大兴趣。有理由怀疑,他们不想这样做,是因为真正在乎的是环保仪式,而不是福利实质。自我的牺牲需求以及强迫他人牺牲的需求,根本上讲,都是一种宗教冲动。



2005年,中科院院士何祚庥就撰文《人类无须敬畏大自然》,承认“人类破坏自然是生存的必须”,但是很多人听不进去。人们还惊喜地发现,原来方舟子反对环保崇拜啊。只要是方舟子表态的,就会有很多人反对。


所以,我们避开争议人物,看一看你不熟悉的台湾人是怎么理解这个问题的。


在第二届海峡两岸大学生辩论赛上,台北辩手黄执中发言道:


“我们遇到一个问题,这个问题避不掉,这个问题也许可以尽量降低,也许可以尽量回避,可是避不掉。就是什么?就是人活得就要去摄取自然。而我们人活得太多了,我们摄取太多了,我们找不到第二条路。人为什么活那么多?很简单,因为我们人有情感。


大自然给生物的限制是天敌,人要违抗天敌。大自然给生物的限制是疾病,人要治疗疾病。大自然给一个北京猿人的平均寿命是30岁,可是现在我们父母活到70,我们还希望买一个药品能够让他延年益寿。这是错的吗?也许。


也许从对方辩友的自然观念当中这是错的,也许从物竞天择的角度这是错的,也许从大自然那个认为一代一代要淘汰,老的没那么快还占着粮食的观念当中这是错的。可是在人的情感当中,我们不能够宣扬这是错的!我也绝对不敢站在这里告诉大家这是错的!(掌声)我知道最后一只猪,最后一只老虎,非常的珍贵——因为没有了就没有了。可是猪跟老虎再珍贵,我都不敢站在这里告诉大家,它比你的父母珍贵!”



是的,环保是为了活着,但活着不是为了环保。活着是为了爽。我们不能提倡一种“活得跟动物一样”的价值。动物在食物链中所处的位置越低,对环境就越有利。如果想对环境最有利,人应该捶自己头,为啥不是草履虫。

转载自新浪,如需删除,请联系  廖生:13535411139


分享到:
点击次数:  更新时间:2020-04-16 11:08:15  【打印此页】  【关闭